欢迎来到,焦点访谈网!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XT地图 XML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焦点访谈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舆情研究 >

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的轉型發展與啟示

焦点访谈网 时间:2020年04月03日 04:18

  摘 要︰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建設歷經發掘價值潛力、形成實戰能力和創新制勝威力三個階段轉型發展,已成為其戰力生成的重要增長點。研究其發展過程,對于我軍具有重大的借鑒意義,下一步應當在頂層設計上加強軍事宣傳的戰略傳播統籌,話語構建上打造我軍特色的網絡話語體系,策略優化上融入緊貼軍事斗爭的基本目標。

  現代戰爭體系日益重視認知域作戰,強大的輿論攻勢因其有效破壞敵對方社會精神基礎、激發己方戰爭潛力、改變戰局戰況的作用效應而受到各國軍隊高度關注。對此著名傳播學者赫伯特•席勒認為,“強大的傳播優勢,已成為美國軍事與外交的利器與急先鋒,它們相輔相成,互為結果。”[1]而互聯網作為當今全球第一媒介,被美軍視作重要戰略資源,網絡輿論攻擊、欺騙、滲透等斗爭手段也成為其戰爭中的慣用手段和關鍵招數。

  美軍在作戰理念和實踐中充分運用國防媒體局、網絡空間司令部、各級公共事務部門及所屬網媒資源,以達成“不戰而屈人之兵、小戰而屈人之兵、速戰而屈人之兵、文戰而屈人之兵”之奇效,並為此在戰略規劃、作戰指導上提出了系列政策法規。

  互聯網全球普及後,網絡輿論傳播线年科索沃戰爭中,南聯盟國家電視台被炸毀後其國內民間力量通過網絡揭露北約軍隊罪行,被稱作“第一次運用網絡的戰爭”。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政府設置“戰略影響辦公室”以影響國外決策者和公眾輿論。這一時期,美軍開始重點關注網絡輿論活動,重視引導目標受眾,影響其心理認知。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美軍率先使用剛剛興起的博客(WarBlog)來影響戰時輿論環境,網絡輿論傳播巨大的作戰效能受到美軍空前重視。2004年美國國防委員會發布《戰略傳播研究報告》要求整合原有的心理戰、信息戰、意識形態斗爭、公共外交等零散資源,提高美軍戰略傳播能力,關注網絡時代改變“美國形象”、拓展“話語霸權”的具體籌劃設計,理解全球態度和文化,實施網絡輿論傳播影響;次年美軍中央司令部還向阿聯酋首都迪拜派駐了一支名為“輿論影響小組”的部隊,以加強與阿語媒體直接溝通,並引導當地媒體在網絡上發布有利于改善美軍形象的消息。2006年美軍發布《四年防務評估報告》提出“要在長期戰爭中取得勝利,最終取決于美國及其國際合作伙伴所開展的戰略傳播活動……有效的戰略傳播能夠構建和維持信譽度與信任。”[2]這一時期,美軍高層開始意識到網絡輿論所蘊含的巨大戰爭價值,從頂層設計開始規劃其能力建設、全面發展的藍圖。

  2006年美國國防部率先組建“網絡媒體戰部隊”,並稱其能夠全天候執行網絡輿論傳播任務,將twitter作為美軍影響全球輿論氣候、傳播政策理念的重要平台。2007年,美軍從總額約4400億美元的軍費預算中,拿出250億多美元用于網絡輿論工作領域建設,其經費總額甚至超過了“曼哈頓”原子彈研究工程。而美國國防部發布相關規劃稱,未來10年媒體戰部隊所需要的軟硬件建設總投入將超過千億美元。2009年美陸軍設立了“網絡和社交媒體部”,負責陸軍網絡平台使用方面的各項事務,包括網站注冊、信息發布、服務協議條款制定與頒布、政策法令制定與執行、網絡安全監管與評估等。2010年美國國防媒體局正式運行後,將大量傾向于軍方或被軍方認同的媒體網站作為美軍信息發布的重要平台和渠道,通過媒體整合、軍民一體,使得軍事信息網絡輿論傳播實力大增。此外,美軍還將《聯合心理作戰條令》更名為《聯合信息支援行動條令》,賦予心理戰部隊網絡輿論傳播能力,明確規定“隨著信息環境的發展,心理戰產品的分發形式從傳統的印刷物和廣播擴展到了因特網、傳真信息、文本信息和其他新興媒體”。這一時期,網絡輿論工作在美軍作戰體系中全面“落地”,由以往軍種條塊分割,部門各自為戰向整體規劃、資源整合全面轉變,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開始全面建成。

  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在其“推特治國”影響下,網絡輿論在美國戰略博弈中的地位更加凸顯,而美軍憑借國家戰略體系和信息網絡技術支撐,也在不斷挖掘網絡輿論的作戰價值,並將網絡“社交媒體戰略”提升到“全民政治性工作”的高度加以重視。近幾年,隨著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虛擬現實技術日益普及,雲盤、網絡直播等新技術新應用的快速發展,美軍為提升其網絡輿論作戰能力持續加大投入,並依托虛擬技術打造新型網絡水軍。除此之外,美軍還專門出台了《公共事務主席的社交媒體戰略》《社交媒體的戰略、方法和程序》等系列政策法規,為借助網媒實施戰略傳播、打擊網絡空間輿論對手積極謀局布勢。此外,2011年開始,美國陸軍推出《陸軍社交媒體手冊》並每年進行更新,2016年已經嵌入到手機終端,2012年開始,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等各軍種也陸續推出《海軍公共事務官社交媒體手冊》《海軍陸戰隊社交媒體手冊》等,將應用與訓練有效結合起來。當前美軍已經建立起與指揮組織架構相匹配的社交媒體矩陣,網絡輿論傳播能力也在憑借關鍵性技術優勢朝全維全域深化拓展,以持續強化美軍網絡輿論博弈的總體“非對稱”優勢和局部“強勢”。

  今天網絡輿論場已成為世界大國間競相爭奪的“核資源”,各國外交和軍事博弈的“新戰場”,新興國家重塑西方媒體主導國際傳播格局的“突破口”。研究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建設轉型的整體脈絡,啟示我們在網絡輿論傳播力量建設,以及話語體系構建和策略手段運用上,必須適應形勢任務發展,積極轉變思路、主動作為。

  一是頂層設計上,加強軍事宣傳的戰略傳播統籌。面對美軍強大的網絡輿論傳播能力和對我軍事領域的滲透、影響和威脅,首要是從頂層設計加強戰略傳播統籌。一方面,提高戰略層次,搞好建設規劃。美軍認為,網絡輿論傳播能力建設“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對外政策至關重要”。從一定意義上來說,網絡輿論工作是國家總體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我軍形象的重要手段,是與國際政治、外交和軍事斗爭緊密交融的特殊行動。對此,我們應以更新思維模式為先導,以加強戰略籌劃為重點,以運用先進網絡信息技術手段和完善政策法規為基礎,不斷優化網絡輿論傳播的總體布局和能力,逐步消除與美軍在網絡輿論傳播力量建設上的“時間差”。另一方面,要積極適應網絡強國戰略,不斷加強涉軍網絡輿情應對平台和隊伍建設,依靠廣大網民,打好網上人民戰爭。要通過國防動員、行政法律、輿論引導手段,組織好巨量資源,強勢出擊、一致發聲,同仇敵愾、團結對敵。

  二是話語構建上,打造我軍特色的網絡話語體系。美軍之所以能操控戰時網絡輿論,既得益于其強大的網絡傳播能力,也得益于其強大的網絡話語權和出色的跨語言傳播技巧,可以隨時設置啟動戰爭或顛覆活動的輿論“標簽”。對此,我們要積極適應新媒體發展衍生出的話語生態,特別是深入研究、精準把握國際受眾的信息消費習慣和內容接受的文化特點,遵循跨文化傳播規律,持續打造並巧妙輸出具有我軍特色的軍事網絡話語。一方面,要堅守國家和軍隊利益至上,把握國際媒體的特點,積極搶佔國際網絡輿論場“話語表達權”;另一方面,注重應對美軍“三色宣傳”,善于抓住美軍話語體系薄弱方面,重點進攻、各個擊破,並嚴密建構好自身體系。總之,要通過在互聯網輿論場的長期規劃、培塑和構建,持續輸出並成功打造擁有國際感召力、具有我軍特色的網絡話語體系。

  三是策略優化上,融入緊貼軍事斗爭的基本目標。高效的網絡輿論傳播能力既要有輿論傳播實力做後盾,也要有靈活的傳播策略加以運用。在當下“西強我弱”的網絡輿論格局難以短時期內徹底扭轉的情況下,要注重繼承發展我軍軍事斗爭實踐中積累的經驗做法,並搞好創新。一方面,要善于借古鑒今、博采眾長,從中國古代近代軍事文化思想、西方先進軍事思想中萃取精華,從中外經典戰例特別是我軍典型戰法中汲取養分,努力形成符合現代戰爭實際、適應信息網絡特點、具有我軍特色的貼近實際、貼近實戰的策略戰法。另一方面,要盡快完成策略的轉化和優化,重點是要圍繞軍事目標實現和戰局戰況發展變化,堅持軍事斗爭與網絡輿論攻防一體化籌劃的總體要求,根據軍事行動的任務需求,巧妙運用網絡輿論斗爭謀略戰法,因勢利導地開展網絡輿論傳播。

  [1] [美]赫伯特•席勒.大眾傳播與美帝國[M].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13.

  [2] 李叢禾.美軍戰略傳播與傳播戰略指揮官手冊[M].北京︰航空工業出版社,2016.

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的轉型發展與啟示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的轉型發展與啟示
  本文地址:http://www.liaoyq.cn/yuqingyanjiu/04031119.html
  简介描述:摘 要︰美軍網絡輿論傳播能力建設歷經發掘價值潛力、形成實戰能力和創新制勝威力三個階段轉型發展,已成為其戰力生成的重要增長點。研究其發展過程,對于我軍具有重大的借鑒意...
  文章标签:国外网络舆情研究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